界川

艾玛小姐真的可爱ớ ₃ờ
(当然我的不可爱QAQ大家意思意思看看)

约瑟夫:杰克先生你好,请问我可以给你照张相吗?
杰克:可以,不过让我先去照照裘克……
约瑟夫:??????

杰克日记(一)

天气晴转雨,微冷     心情不佳
  我应该认识他……
  从他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我的身边成为我的同桌开始,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。颜色如烈火般的头发张扬的出现我的眼里,使我想到了当初那一场熊熊的大火,橘黄的火舌舔舐着房屋,结束了一户人家的生命……
   父亲说过,那是失败的弱者,我不应该去理会,要学会一个人生活。
    我很听父亲的话。
    所以即使是在学校里学习,我也是独来独往,一个人行走在路上,与班上的人渐行渐远……这是一种难得的宁静。
    这种熟悉感令人恐慌,在面对他的一刹那间,我所想到的不是如从前一样淡漠而礼貌的对待他,而是突然惊慌的想要离开……为什么?看见他嬉皮笑脸的冲我打着招呼时,我很罕见的迟疑了一下。
     我应该静静。
     但是无论我找什么样的理由,他总是想着要跟着我,这算什么,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一些东西?我不能打草惊蛇,在我没有调查清楚之前,先暂时和他保持这样一种奇妙的关系吧!
    又及:在他试图靠近我的时候,我拒绝了。淋雨可是一点也不好受啊!我对自己的态度感到奇怪,这似乎是一种生理上的反应。条件反射?看样子,这个裘克先生,会给我今后的人生带来很多的乐趣啊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杰克
祭祀日记@鼠毛凉席 
裘克日记 @今天的瞳陌也在打游戏

欢迎大家来观看我们新一轮击鼓传画,没错我们又来搞事了,说好的开车结果我们画出了糖的感觉……咳咳咳,我们没有开车没有开车(纯洁)

【裘杰】七年之痒(宣传!)

不管有没有人知道我,我都希望你们可以看完这个故事……

瞳陌馅的墨西哥鸡肉卷:

嘻,我做好开车的准备了


Eroslon%:



这是一个宣传!是和@阿yay @空酱 @阙时间 @瞳陌馅的墨西哥鸡肉卷 @一瓶冰阔落 @木下岩崎 @界川 一起合作写的!(如果有你喜欢的太太请务必关注七年之痒!还有,请各位被艾特到的太太转发一下!)

故事大概是这样的

他俩本质就是小gay佬,假装出轨,试探对方,结果两人渐行渐远,本来就淡漠了的感情更加分崩离析......

好的宣传完毕!


他们是一个故事,我这样说你们信吗?

哈哈哈我们几个击鼓传画的沙雕图,不要问我前面是什么,据说第一个是捆绑然后到我这里??什么?仰望星空派???

红与黑 第一章 命运的开篇

  心中有无穷无尽的忧伤。   
   它从何而来,又从何而去……   
  “离开我们的国家!你这个混蛋!”   
  “你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!快点滚吧!”   
  “为什么是你来做我们的领导者……真是丢人!” 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 为什么?为什么?为什么?    
    手深抓进头发,将脸深埋进阴影里。满脑子都是对自己的不信任和绝望。这算什么!眼泪不可控制的流下,即使用手捂住也会顺着手缝流出,我明明已经做到自己的最大努力了!我一直以为他们……会同意我的决定的……
    “罪人杰克!你还有什么可说的!”道貌盎然的神父一脸正气的看着他,眼里都是对他的厌恶,“……呵!”黑色的发挡住了他所有的表情,即使被挂在十字架上,即使身体上都是令人咋舌的伤痕,天生的傲骨让他也没有低下自己的头颅。
     “……我……无话可说!”
   “拒绝认错?上帝都不会让你活下去!让我代表神明惩罚你的错误!点火吧!”神父向后摆手,一片火光冲着他跪立的地方袭来。在橘黄色的火光中,神父阴险的笑容隐隐若现,他身后站立着一排面目狰狞的民众,笑容扭曲的赞美主和神父,仿佛自己得到了最大的救赎,“……愚蠢的人民,愚蠢的信仰!”细细碎碎的声音从神父身后穿来,一直都是跪在地上的杰克站立了起来,翻飞的火舌舔舐着他的大衣,昔日温和的微笑荡然无存,空虚的眼神平淡的扫过他们。已经麻木了吗?火焰在他的身上起舞,让他像一个从地狱来的使者,那些愚蠢浅薄的民众挤在一起瑟瑟发抖,神父颤颤巍巍的拿出十字架在心中画着十字。他们谁也没有想到,就是因为这次他们的无知,使他们自己遭受了最大的灾难……
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火中的人露出的目光,恐怕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,那是嗜血的眼神。“只要我还活着,你们都不可能得到安生!我诅咒神明!”尽管身上绑着的锁链让他根本就没有机会逃脱,但是害怕的愚民仍然止不住的向后退,企图离开这个人的视线。这算什么,在他可以自由活动的时候他们不害怕,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了?嘲讽的笑容挂在嘴边,耀眼的火焰将他的周身包围。……已经是这样了吗?疲惫的闭上眼睛,就这样死了真是不甘心啊!但是我好像已经累了啊……,眼前的世界突然变得模糊,滚烫的热浪一寸又一寸的夺取他的神智。倒地之前,一片黑影突然出现笼罩着他。什么时候……周围的人爆发出强烈的喧闹,似乎都想冲上前拉住他!一股凉意袭来,是得……救了?勉勉强强睁开眼睛,只能看见一处触目的红色……原来……如此……,笑了笑,缓缓闭上了眼。

(这里垃圾文手界川,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!我居然更新了!此处应该有掌声!指指点点自己如果涨粉到100,欢迎各位点梗✔)

嘛……我吹爆轰焦冻!
但是我画得不好,见谅各位!见谅!